源曦子

hhhhhhhhh超棒的书,开心www

“我好爱这世界!”我热泪盈眶地想,注视着天空,天空慢慢改变,渐渐变成了青色。我不停地叹息,好想褪去自己的衣裳。就在这时候,树叶、草变得透明,已看不见他们的美丽,我轻轻触摸草地。好想美丽地活下去。
                                                                               —— 太宰治

yeah!

女生徒

qwq假期要结束了……难过
摸鱼
以及我已经好久没有跟我的小姐姐说过话了_(:3」∠)_(暗搓搓给她个惊喜诶嘿嘿w)

假期摸鱼,预防脱发hhh

集训以来,最大的感受
我秃了,但是我也变强了x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其实我当初起完稿就觉得这次毁了,变形夸张透视什么都都忘了,形也起大了,肯定会画的很板,老师的眼睛真是毒辣啊,不过没有一样是有趣的这个评价还真是扎心啊!QAQ第一次月考就这么打击了我的信心,看来还需努力呀……

征程

我喵酱超好qwq!无论如何,一起努力吧!

治墨墨墨:

»»写点东西给我沫qwq @源曦子
»»祝你能像金宝一样无畏无惧,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能朝着自己的梦想进发!
»»有关自己对金出发去凹凸大赛前的内心理解,有很强的主观意识,不全是官设不要深究。欢迎捉虫xxx
»»我爱金宝一辈子(。・ω・。)ノ♡
↑以上来自一位拖延症患者_(:з」∠)_


金有一个习惯,他无论站在什么地方都喜欢抬头向上看。通常抬眼望见的是那好似一整块蓝色水晶的天空,澄澈的颜色像是水彩在画布晕染出来的,没有一点瑕疵。
那时姐姐秋常背着装满了大大小小矿石的背篓,抬手指着天空,笑脸吟吟地对他说,金,你抬头看看天空,那就是你眼睛的颜色,可真漂亮。他听到这话,连忙抬起头来,嘴巴随着自身动作张得老大。他看看天空,又瞄了瞄秋的眼睛,咧开嘴傻气地露出自己还没长全的牙齿。他说,姐,你的眼睛肯定比我好看——你眼睛的颜色可比天空蓝多了!当时具体情况是怎样的,金已经记不清了,唯独记得秋微红着脸颊一手捂嘴偷笑个不停,另一只手狠狠地揉了揉他一头乱糟糟的金毛。
而现在,秋已经离开登格鲁星两年多了,格瑞也消失一段时间了。每当金结束了一天的劳役,他就会大步爬到水晶之森最高的那个山头上,一屁股坐在地上,瞪大了双眼看向湛蓝的天空。登格鲁星被繁重的税务压抑地无法喘息,可天空还是那样的蓝,偶尔飘过的几团白色云朵似乎被什么人吹了一口气,在指尖消散得无影无踪。金伸直了左手指,小小的四向箭头仍旧乖巧地贴在手心里,发出淡淡的金色荧光。他记得清楚,这是姐姐临走前放在他手里的东西,小东西仿佛有灵性似的自发地黏在手心里。那时秋满意地看看自己的杰作,轻咳一声,努力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凝视着金的眼睛,她说,金,如果你想我了,就低头看看这个小箭头,在我比赛的这段时间里就让它陪伴在你的身边吧。
她拍拍金的肩膀,说道,金,姐姐不能继续保护你了,虽然你还没有长大,但是我知道,你未来肯定会变得和我一样——不,比我更加强大。
执念有多大,力量就会有多大。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别冲动,冷静,冷静,你也知道自己身上蕴含着的强大力量会带来什么,你必须谨记自己在乎的究竟是什么。除非万不得已,不要使用它。
然后秋一把搂住了他,摘下他因送别姐姐特意戴上的帽子,亲了亲他额前的碎发。然后她叉着腰大笑,喊道:“等我回来,看姐姐如何改变登格鲁星的命运!”
然后便是石沉大海。刚开始他还试图给秋写信,但秋或许是忙于比赛,从没有回过。可金不放弃,咬着笔头冥思苦想,把对姐姐的思念写成一串串文字。唯一的一次联系是秋发起的,她寄来一份画得乱七八糟的地图,向金表示这就是她比赛的地方不要担心。就这样一封信,金揽着格瑞的肩膀向他炫耀了很久。不过在这之后,就真的没有任何有关秋的消息了。什么都没有改变,登格鲁星的人们依旧承受着沉重的赋役,在神明的旨意下苦苦挣扎,金也还是老样子,他照样跑到水晶之森,打怪兽采矿石,在闲暇时间扯着格瑞的袖子嚷嚷着要玩,得到一句“真拿你没办法”的抱怨后吐着舌头偷笑个不停。就在金快要习惯这样的生活节奏时,格瑞的离开让金清醒过来,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孤身一人了。
金没有变,人们知道他依旧是那个总爱欢笑的小少年,开朗勇敢,很重义气,有时候又中二搞怪,间接性智商不在线。人们都说,金真是个好孩子啊,秋要是知道自己的弟弟长大后这般优秀,一定会含笑九泉的吧。
听到这话,金总会愤怒地跳起来,往那人脸上狠狠地揍一拳,然后大叫道姐姐只是去参加了,还好好地活着。别人只当这小少年不能接受秋失踪的消息,倒也不生他的气。
所有人都以为秋已经丧命于凹凸大赛了,只有金知道,姐姐一定还活得好好的。他时常将左手贴在心脏上,感受着从中传递而来的情绪:有时喜悦,有时悲伤,还有时是伴随着心悸感的惊心动魄。金知道,这是来自姐姐的情感,这些都是秋真真切切存在于世的证明。
新一届的凹凸大赛就要开始了,姐,你怎么还不回来?金望着天空,他又想起了那日秋揉他头时手心传来的温热,蓝宝石的眼睛里透出的是欣慰与柔情。多么好看的眼睛啊,多么想再看看那人弯起的嘴角呀。
他握紧了双手,左手里的箭头顶着手指关节隐隐作痛。金缓缓地闭上眼睛,仰起头一动不动,他嗅到飘荡在空气中矿石的铁锈味,这是他闻了十五年的气味,应是早已深深渗进骨子里去的。可他却像从未闻过一般,贪婪地大口吸气,感受夹杂着矿石碎屑的烈风从脸上刮过。金感受到身体里的黑暗力量随着他对秋的思念之情蠢蠢欲动,他皱紧了眉头,张大嘴巴无声地呐喊着将那股力量狠狠地压进身体最深处,把这头正在嘶吼的野兽困进笼子里。
他猛地睁开眼睛,从地上蹦了起来,他向着空无一人的远方大喊道:
“姐!你等着,我这就来找你!”
“我知道你和格瑞都很厉害,但我也比以前更棒了!”
“我现在就去报名凹凸大赛。姐,我一定会取得大赛第一,把你带回来,然后改变登格鲁星的命运!”
“姐姐——”
金喊着,奋力挥动着胳膊,好像这样就能让什么人看见一样。他兴奋地跳起,飞快地跑回家中,翻出秋寄给自己的地图,回想当年她是如何报名参加大赛的。金像是有了无穷的力量,他不停歇地把所有能做的事都做完,然后瘫软在床上。他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仿佛看见秋正站在他面前,笑得一脸明媚。
临走的那天,金把衣服理整齐,有些郑重地把帽子扣在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上,他小心地把地图折叠好放进口袋里,跑出了家门。人们都停下脚步,看着这位登格鲁星的勇士一蹦一跳地向他们挥手致意。金张开左手,再次将手心贴在心脏上,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感受到从这小小的金色标志里传出的情绪了,而此时箭头竟剧烈地颤动起来,兴奋、紧张和担忧,这些情感疯狂地涌入他的心脏。他惊喜地握紧了左手,有暖流顺着手心流出,一如小时候秋牵着自己时手掌的温度。
自此,一位少年踏上了未知的征程。
——END——


然后他迷路了三个月´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