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曦子

#是非×唐时#菩提情(上)[脑洞产物]

一场秋雨后,散漫的阳光终于透过重重云翳来到小自在天,为这似塔的岛屿渡了一层金光,梵音古刹,分外缥缈。

一重天的后院种满了枫树,青石阶梯上浮了一层浅黄,落叶于阳光中飒飒落下,留给地面驳杂的光影,手持扫帚的小沙弥认真将落叶扫成堆,露出地面原本的色彩。空气中弥漫着浅淡到几不可闻的千佛香的气味,不远处几只鹧鸪纷鸣,远空中一阵钟声清音有余,稍掀起空气中一阵涟漪。小沙弥放下扫帚,抬头朝上远眺并打了个稽首,目光中充满敬畏与向往。

小自在天三重天上金光璨耀,清池中的佛怒莲朵朵摇曳着身影却似虔诚的信徒匐在莲叶下,不经意间滴落的露珠漾起层层水圈儿。

今天是个比较特殊的日子。

曾经的三重天大弟子——是非,回来了,并要参加辩经大会。

当此时,虽无人喧哗吵闹,甚至称得上安静的佛院内却充斥着不可名状的兴奋,僧人们虽都还在不停地做着手上的事,但当相互对视时,都可以清楚地从彼此眼中看到喜悦。

传说中已成佛的是非师兄回来了,可以听到他辩经论道,简直不能再幸福!

大家对视,心照不宣,默契地在监寺目光下继续工作。

印空缓步在廊道中,印虚在后面亦步亦趋,见到他们的弥僧都崇敬地颔首致礼,他们则微微点头示意。

今天他的工作是维持辩经大会过程中的秩序。小自在天的和尚一向以慈悲面世,以普度众生为业,所以辩经论道也是向外开放的,原因无他,仅希望世人能够在其中得到明悟。

不过届时,天隼浮岛的妖修们会来,却是出于对和尚这种注重修心养性,清心寡欲的佛修好奇。他们唾弃道修道貌岸然的外表下裹藏的贪婪自私,看不惯凶残嗜血的魔修对生命的轻视,佛修心中有对苍茫天下众生的爱,即使对方负了他们,他们也愿意在对方危难之时伸出援手。不仅妖修们觉得这些和尚傻,连道修和魔修总是戏谑他们为秃驴,似是没人对这些帮助领情。

于是妖修们对这些总是压制着他们不让他们去祸害人间的和尚怀有几分恶意以及探究,或者被那似清莲般脱俗的气质内心所吸引,在小自在天和天隼浮岛之间关系不那么嚣张跋扈时,会化身人形围观调戏和尚们,想看看是否真能那么清心寡欲。

很快他们就有些失望,似乎除了少数不受引诱佛心坚定的和尚外,其他的只是稍微有点儿克制力罢了,失了兴致的妖修们悻悻离开,在两大势力的约定下没敢太放肆,毕竟出家人包容,但不代表人家怂包,若是做绝了,保不准会被封印的,佛门中的功法,妖修们觉得挺邪门的,不敢轻易尝试。

是非便是不收引诱的少数和尚之一。

“领子歪了,我给你整整。”话音未落,唐时已伸手上去,迅速整理好领子让它服帖的顺着那人颈部,手抽离时,却上移到了那人面颊有意无意的摩挲着,摸了那光滑细腻的皮肤片刻,唐时嘴角扯出一抹恶意的笑意,不等是非反应,便欺身在他脸侧轻啄了一下,搁下一吻。

“别闹。”是非面色柔和,眸中含了些许暖色,他打开唐时环住他的双臂,接着伸手握住了唐时一只手,紧了紧,捏了一下唐时的手指,却目不转睛的盯着唐时,“今天我辩经,你去吗?”,语气中带着微微的期待。

这里是唐时和是非的暂时休息室,是非曾在此生活过,在藏书阁旁边,不算太狭小的隔间,窗外阳光钻过窗棂射进屋内,可以依稀看见灰尘漫飞。唐诗轻嗅了一下是非身上的熟悉的千佛香的味道,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这宛如温玉般的僧人,他的面容清俊尔雅,眉眼中透着一丝面对万物苍生的慈悲,可嘴角却是微微向上弯的,面部线条比以往更温和。

曾经的纠缠,在劫后,尽成缘。

唐时伸出另一只闲置的手,轻捏着是非的下颌,笑道:“当然去。”

辩经大会场面相当盛大,几乎除了一重天的新入院的弟子,整个小自在天地和尚都到场了。当然少不了天隼浮岛的女性妖修们 她们大多是为了一睹传说中是非的风采,东海罪渊之后,天隼浮岛和小自在天之间的关系融洽了不少,不,应该说整个枢隐星的修炼者们对佛修一众都更加尊敬了些,是发自内心的真正的尊重。

一个个显现出人型的妖修们打扮地千娇百媚,花枝招展,不得不说,如此场景,十分壮观。一群貌美妖修集体相亲(?)什么的……不可不谓之惊叹。

“小和尚~姐姐今天漂不漂亮?”一名女子笑得媚惑,一张妖艳至极的面孔在阳光下昳丽非凡,极为诱人的甜美声线配着双眼迷离包含雾气的眼眸,诱惑十足,宛若罂粟般绚烂。

“漂…亮…”一个小沙弥不知所措地站在她面前,眼中满是惊艳,有一瞬间的失神,成功被对方勾住了心魂。

“哟,光天化日引诱佛门中人,小狐狸,你要求太低了吧?”旁边传来一声嗤笑。这话声音不大,但足以唤醒即将沉沦的无辜小沙弥,只见那可怜的小和尚清醒后瞬间脸红到耳根,面含窘态,连声“得罪”后逃也似得跑没影了。

一旁的九尾妖狐一脸“你是谁你要干什么你怎知我是狐狸”之类迷惑的表情,但碍于强大的威压,她没敢出声。

唐时有些好笑地看着那小和尚逃跑的方向,摸了摸鼻子,开玩笑似地说:“有这么可怕吗?这连限制级都没有好吗?”接着也不看那一脸懵逼的妖修一眼,倒是将胳膊肘轻碰了下身边的是非,一副十分感兴趣的贱样道:“是非,以前勾引你的那妖修是何物?”

是非颇为无奈又好笑地看着唐时嬉皮笑脸的模样,摇了摇头,淡淡道:“很多,记不清了。”

唐时对于“是非佛心坚定不受妖孽诱惑”什么的传言早有耳闻,刚想到了,便问了。听了是非回答,强忍笑意,一副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是非说:“幸亏你佛心坚定,”他又拍拍是非的肩,笑了笑“不然,哪儿轮到我给你开荤。呵呵”说罢,飞身便跑了,他是真怕是非打他。

是非听后一愣,转眼间就见唐时已跑远,随即无奈般的微笑,朝旁边早就神游四方的狐妖轻点了个头,便飘然追去。

可怜的九尾狐妖这才反应过来,然后她难以置信地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刚刚那个莫不是传说中的是非大师?!天呐!!然后她激动地赶紧跑去跟姐妹们分享自己的所见所感。

#以后会有肉的相信我ㄟ(≧◇≦)ㄏ #

#不爽神鉴粮少决定自己造粮´_>`#

#如果有ooc求放过!!!qwq..#

评论(9)

热度(87)

  1. aLIEz源曦子 转载了此文字